【讀者投稿】關於命運和救贖的故事《The Last Of Us Part II》一切都是必需要的解釋

前言︰文長,當然涉及劇透。我應該是極少數支持《The Last of Us Part 2》故事方向既故事解釋,或許在我的解釋之後你仍然不會認同,但如果你對這個世界上竟然有人支持這個故事感到興趣,那還請你繼續看下去吧。(編按:內文重劇透

 

《The Last of Us》是一個關於命運和救贖的故事。

 

命運在第一集開始已經成為系列的主要主題,各個人物角色尤其是 Joel 更是強調每次的逃生都是運氣使然,而運氣亦總有用盡的一天。基於第一及第二集的遊戲行進模式都是單線制,遊戲的角色和玩家都沒有可能選擇劇情以外的路線或行為。某程度上遊戲的劇本就是命運的安排,而玩家則只是作為代入控制主角們的一雙無形的手,帶領他們步向命運最後必然的結果。

就正如第一集 Ellie 追逐一隻本應沒有智慧的小鹿,卻剛剛遇上巧巧碰到她們旅途上最大的仇人一樣,《TLOU》的劇情本來就是這麼命中注定,有時甚至莫名奇妙。如果大家覺得主角或者配角們在第二集的生死安排上有任何問題的話,請你回想起第一集的劇情同樣犯駁位連連,而 Joel 的主角光環開得有多強大。

 

 

第一集 Joel 和敵人在樓上肉搏時 Ellie 明明就在身旁,但沒有即時使出多次出場的小刀幫忙制敵,反而眼睜睜地看著 Joel 掉下樓去了。最神奇的是明明是在同一高度墮樓,Joel 的腰甚至被鋼筋插中受到重傷,卻還沒有死,跌到平地上的敵人反而一命嗚呼了。

 

 

難道主角光環可以隨便開,但命中注定的死亡就一定是狗屎安排?

本著劇情即命運的走向,其實TLOU 的劇情創意本來發揮可以甚為自由,但第一集除了某些過於刻意的命運相遇之外,從頭到尾都只不過是一份商業化的大氣作品而已。

 

接下來我們真正開始看第二集寫的到底是甚麼。

 

首先我們必須要拆解的是 Joel 的死。如同第一集 Ellie 偶遇上 David 一般,雖然 Abby 的復仇之路鋪排已久,但在暴風雪中感染者圍攻之下遇上 Joel 卻又是一個命運的安排。

在惡劣的外在環境下,加上有生存者老手 Tommy 在旁以及自己大本營就在旁邊的地利之便,Joel 選擇了相信第一次見到的陌生人,並且取用一個生存機會比較大的方案,就是逃跑到自己都知道位置的大宅之中暫避。當時大家正在面對共同的感染者敵人,先不說沒有利益衝突的陌生人,即便是敵人,也有很大機會會為了生存概率而選擇合作的。

可惜的是 Joel 這次的運氣用完了,他救的人正是千里迢迢要來殺他的人。

相信有很多人認為 Joel 自曝家門姓名,而且跟陌生人到他們的陣地裏和第一代的 Joel 那種一直教導 Eillie 的謹慎背道而馳。而其中的理由我已經在上面盡量的說明了,如果說服不了你的話其實也沒有所謂。

要知道 Jackson 本來就不是一個封閉的小村莊,Joel  也曾經不少次和外來經過的人以物易物交換過咖啡回來。Abby 一行人待風雪過去之後偽裝成遊商再到鎮上打聽 Joel 是誰其實並不是難事。在遊戲的開首,Joel 的死亡是必然之事。

不過這個前後亦成為問題的爭議點。讓Abby 去殺死 Joel,本來不是個大問題,因為我們在後面認識到 Abby 有極其正當的理由去這麼做。而讓很多人討厭的是,遊戲並沒有在前面先訴說其理由。

其實《TLOU 2》承接《TLOU 1》的劇情,的確很容易讓人進入主角誤區。其實不再是主角的 Joel 在第二集只是其中一個配角。就像第一集一開始的 Sarah、Tess、Sam 一樣,是因為劇情的安排就能隨便死去的角色。而他們的死亡就是為了造就主角的性格和心態變化。就正如第一集一開始就痛失愛女的 Joel 在之後二十年的廢土生涯中變得孤癖冷漠,甚至和最親的弟弟反目成仇,而且對體制從根本的不信任,直至和 Eillie 真正交好之後才有所改變。

Joel 的莫名被殺是 Ellie 第二集踏上復仇之路的唯一理由,也是 Ellie 從 Joel 欺騙自己的陰霾中,突然重新發現自己最親近的人的覺悟的理由。

Joel 其實就只是 Ellie 的 Sarah,不在開場的時候殺死的話是不可能表達到 Ellie 心境上的變化的。大家如果只著眼自己代入了 Joel 整整一集遊戲所以覺得他死在開場很不值,哪我想問上一集突然莫名奇妙就死了的 Sarah 難道就沒問題嗎?

純粹因為玩家們主觀意志的「曾經」代入,讓遊戲的正常敍事突然變得天崩地裂般重要,則完全落入了誤區。不過設法讓玩家們落入這個誤區也算是一種技巧吧,因為這個順序讓整個故事的戲劇性也達到了另一個高峰。

 

 

而且遊戲亦無可能先把 Abby 的戲份說清,你試想像如果一開場就是 Abby 的回憶然後才是偶遇那玩家豈不是要接受大約幾小時的陌生角色?這種安排或許會讓更多人更摸不著頭腦或者更不爽。

 

在 Joel 的死後,玩家們面對另一個問題,前半段 Ellie 和 Dina 追逐比她們更快衝去復仇的 Tommy 故事情節還算是穩打穩紮。直至 Ellie 在醫院的地庫之中向 Nora 問清楚 Abby 謀殺的真相開始,事情才變得有點複雜。

在此前,Ellie 早就已經知道 Joel 當年在醫院裏抱走她,甚至把最有希望研製疫苗的醫生都殺死了的事實,為此他們兩個也大吵了一頓。Nora 只是繼續說出 Abby 復仇的原因,就是那個醫生就是 Abby 他爸。Joel 的一個決定不僅僅害了全世界人的安危,好吧,老實說要在末日絕世真的弄出疫苗也是有難度的,我們根本不能確認Joel 害了全世界。但 Joel 殺了Abby 的父親那整件事就變得非常個人,才激發到 Abby 的報仇。

 

很多人不明白為甚麼 Abby 和 Ellie 兩個人每每得到了殺死對方的機會時都會放棄的原因,覺得這種事實在是太傻了。其實這本來就不是一個復仇的故事。你沒看錯我沒打錯,從這裡開始《 The Last of Us Part 2》就不是一個復仇的故事。

 

在 Jackson 復仇記的人物裏,Danny 早就死了。Manny 的死是因為 WLF 無原由的想要殺死所有越過自己控制線的人,所以遭到Tommy 的反擊而死。

Nora 在逃跑的時候吸入了真菌的孢子,不管 Ellie 用不用刑,知道真相之後有沒有原諒她,她也沒有了活的餘地。實際上,當時當刻 Ellie 已經原諒了他們整整一行人,才會出現去水族館前有手抖的現象,因為她殺了一個不應該殺的人。

 

在繼續下去之前我們要先說一下遊戲中 Ellie 和 Abby 做任何事的最終原因是甚麼。其實兩個人都因為自己親近的人的逝去而患上了PTSD(創傷後壓力綜合症),而其中 Abby 不停重覆的醫院中父親最後死去時的惡夢就是最典型的病徵。而Ellie 在劇院對決後,平靜生活時突如其來的驚恐發作,又或者說是重活自己最可怕的回憶,也是 PTSD 的病徵。

 

 

PTSD 的患者除了經常作惡夢之外,本身情感也變得相當複雜,對其他人平時會冷漠相向(例如 Abby 在殺父之仇未報之前多次抗拒 Owen 的尋歡,Jackson 事件之後就 OK)但同時也會變得喜怒無常,所以兩位主角每每憤戰到最後關頭,也會因為發現這只是自己的一時怒火而放手。

如果你本身無辦法去瞭解兩人其實一直處於精神疾病的狀態的話,你是不會明白故事為甚麼會有這種走向的。而且我個人猜測 Joel 也有可能患上了 PTSD,畢竟經歷現代文明社會的崩塌的同時又遭受喪女之痛,他這個經歷比任何人患上 PTSD 的機會都大。

 

在明白到這點之後,遊戲中主角們的行為就很好解釋了,尤其是 Ellie。在遊戲中段,Jesse 加入之後,本來提議他們找到  Tommy 就回家就好,追殺 Abby 甚麼的太危險了。Ellie 卻執意要去水族館,讓玩家以為 Ellie 已經被仇恨沖昏了頭腦,實際上 PTSD 讓Ellie 的執念比她的朋友要強上很多,而且其中一個病徵本來就是自毀傾向,所以偏偏要朝著危險進發非常符合人物性格。

 

說起自毀傾向,Ellie 或者比整個世界觀的任何一個人都要強。這來自於 Ellie 異常強大的倖存者罪惡感(Survivor’s Guilt)。在第一集的時候她早已提到全部她所受和親近的人要不都離開了她,要不就是死了。

在「The Left Behind」DLC 之中,她和朋友雙雙被咬之後亦只剩下她一個人生存。這種不能保護自己身邊的人的罪惡感在大規模的人為災難之中屢見不鮮,也是她患有 PTSD 的其中一個原因。這種情況是後來 Marlene 告訴她免疫對於人類的希望才稍有好轉。

她一直都覺得自己之所以倖存的意義就是為世界帶來解藥,所以在第一集她行事小心謹慎,保命至上。因為她覺得自己只要繼續生存,那在自己身邊發生過的厄運大概就可以停止在其他人的身上發生,直至 Joel 將她這個希望打破。

 

 

“I was meant to die in that hospital.” 無論你怎樣用實際的情況去說服 Ellie 例如疫苗製作在末日很困難,沒有必要白丟性命,又或者 Firefly 都不是好人,怎麼能把疫苗交給他們呢之類,都不會有用的。她實際上只是想自己的生命有意義而已,而且既然自毀的過程中可能拯救人類和世界,那何樂而不為?

在她的內心深處,她早就已經死在那間醫院的手術桌上了,剩下的人生既然因為醫生的死去,已經沒有了成為解藥的可能,那麼尋找危險的地方衝向自毀就變得非常合情合理。

 

說回水族館,實際上就是一場悲劇。Ellie 在潛入之後有武器優勢,而且已經不止一次見過 Joel 和Tommy 怎樣利用兩個敵人來互相逼供,但她始終沒有先把 Owen 和 Mel 先打暈制伏再去問。因為她由始至終都只是想問路,當然對住 WLF 這種見人就殺的人不用槍指嚇是不會問出任何東西的,尤其 Owen 和 Mel 都知道她想找 Abby 復仇。

這場問路的戲碼因為 Owen 和 Mel 的反抗,以及 Ellie 的必要的自衞,又錯手殺死了二人。有些玩家開始覺得人物性格有點崩壞的原因是 Ellie 殺死二人之後竟然開始噁心手抖心跳加速,而來的路上殺上一百幾人都面不改容實在是太矯情了。實際上 Ellie 根本從來沒有打算殺死二人,和 Nora 一樣,在命運的安排下她又強逼殺死了不應該殺的人,當然會有抗拒的反應。

 

其次,這也是一個關於救贖的故事。

 

玩家應該先了解各個角色本身的道德觀為如何,再去評定她們的性格和行為走向是否始終如一。很多人以為遊戲過程中玩家可以將沿途中的所有敵人一個不留的殺個清光,而且不論是槍炮弓矢還是近身搏鬥,畫面中既血腥程度都比上一集有過之而無不及。於是就認定了製作組描寫的主角就是殺人不眨眼的自私兇徒,是斷斷沒有不殺仇人的道理的,更不用說甚麼原諒的了。

 

你要記住,殺人不眨眼那個是你,玩家你,不是 Ellie 或者Abby。她們沒有嗜血成性的描寫,是玩家你抓住她們的手去殺人的。

 

除開感染者遭遇戰不計,或者是遊戲中非常稀少的人類敵人劇情殺。遊戲中所有對人類敵人的戰鬥都是可以透過躲避完全不殺敵通關的。而且在潛行的途中,人類敵人還會低語自己私事家事感情事,再加上透過 Abby 的第一日我們看到了 WLF 的日常,透過潛入村莊看到了 Seraphite 的日常,在主角每殺死一個人的時候他的朋友都會先大叫他們的名字再叫增援,描寫的正正是所有在這世界中的生存者都沒有正邪之分,所有人都有自己的家人和朋友在過著盡量正常的生活,只是因為生存而逼不得己對抗著外敵而已。

殺每一個人都在其他人眼中非常重要,畫面特別血腥的描寫就是要你反省自己對一個有家庭有生活的普通人做了甚麼可怕的事,《TLOU 2》一直在提醒你不要殺人。在 Ellie 眼中,本就沒有一個該死之人。在 Abby 眼中一直對抗著 Seraphite 的原因是他們侵入了  WLF 的領土,當 Issac 宣布要直接侵略 Seraphite 的外島時,Abby 還是成為了逃兵。除了劇情安排之外,一人不殺,這才是《The Last of Us Part 2》原本的道德觀。

 

 

明白這一點之後,你就會明白為甚麼當日在雪山大宅之中,Abby 會阻止隊友把 Ellie 和 Tommy 一拼殺掉的原因。而後來在劇院對峙中,又再痛失 Danny、Nora、Manny、Owen 和 Mel 的 Abby 為甚麼又會再放過 Ellie。這時Abby 已經殺了 Jesse,和應該殺了Tommy(爆頭但後來沒有死),在要殺死 Dina 以及 Ellie 之前,Lev 叫了一聲她的名字。

Abby 當初救了這對姐弟除了是因為救命之恩之外,更重要的是提醒自己並不是一個冷血無情的人,即便她一直以來都不是。實情是,當時 Jesse 開門而出,她殺了Jesse 已經是錯手而為。及後 Ellie 舉手投降,Abby 一直未對 Ellie 動手,如果不是 Tommy 妄動的話,或許二人已經可以透過一場平靜的討論解決雙方的矛盾。

不過Tommy 還是動手了,在以為 Abby 已經槍殺 Tommy 的情況下,命運又把兩人推到對抗的深淵之中。最後在 Lev 的一聲提醒之下,她才發現自己只是一時被激怒了,她來劇院是要「算帳」,不是謀殺,但錯手被迫殺掉的人卻已經太多了。她才記起該放過的還是要放過,尤其是從來沒有殺害過她朋友的 Dina。

 

到接近最後在農場時,Ellie 和Dina 的幸褔日子被 Tommy 的一次來訪打破了。這段劇情其實完全出自《Endgame》的套路。Tony Stark 和 Pepper Potts、Morgan 一起住在僻靜的小屋之中,一家三口過過平靜的日子。直至美國隊長連同蟻人的來訪帶來了打倒Thanos 的一個辦法,Tommy 也為 Ellie 帶來了 Abby 的線索。Tony 和 Ellie 為此而徹夜難眠,根本就放不下那個方法。

其實《The last of Us Part 2》的 Ellie 整個也是套上了《Ironman》的套路。Tony 也是自紐約外星人入侵之後就開始患上 PTSD,在《Avengers 2》中被緋紅女巫引出他的生存者罪惡感,在《Ironman 3》的時候驚恐症發作,在《Infinity War》時互相殺死對方陣營的人,最終被 Thanos 打敗。在《Endgame》的時候,無論自己已經過得多幸褔,還是不能放棄打倒 Thanos 的機會,就像Ellie 最後還是出門去找 Abby。

Ellie 當初答應過Tommy,Abby 殺死了 Joel、殺死了Jesse,還把 Tommy 打成傷殘,此仇不共戴天。

 

可是當 Ellie 終於追上了Abby 之後呢?前面擔心 Abby 會被感染者殺死,後面又擔心她會被當地幫會殺死,追個仇人比趕上自己的親人最後一面還要擔心。有很多人怪責 Ellie 最後竟然在贏利之後又再放過仇人,玩的是一出最後才放下最後才原諒的矛盾戲碼實際上所有人都把事實反轉了來看,Ellie 如果真的是原諒真的是放手的話,她大可不必追去,追去了救了人也大可不必打架。

她追去 Abby 那邊還要一直擔心 Abby 的安危的原因,是因為她不能接受 Abby 在死之前不原諒自己。自毀的傾向,再加上這種算帳的心態驅使她朝著未知的危險一步步走向。

在最後的灘邊,Ellie 終究還是要求 Abby 和她對決了。如果她就這種讓 Abby 走了,那 Abby 只是因為不想打所以才走了,那不是對 Ellie 的原諒,而如果 Abby 這次的確把自己打死了,就滿足了自毀的傾向同時也確保了對方必定消除了報仇的心。

所以這場架必需打,只可惜最後竟然是 Ellie 贏了。在最後的一剎那,Ellie 回想起晚宴那天,和 Dina 對舞之後和 Joel 說的一席話。其實玩家可以注意到,Ellie 幾次回憶 Joel 死去的那天畫面上都只有 Joel 血淋淋的頭部特寫,WLF 的成員甚至是 Abby 都根本不是惡夢的原因。

Ellie 最大的悔恨,其實就只是當天晚上她打算去原諒 Joel,希望在將來的日子自己可以慢慢忘記自己對他的欺騙的憤恨。她還有很多說話很多日子想和 Joel 一起經歷。她悔恨的其實就僅僅是自己在那些天沒有及時放下,在 Joel 死之前沒有珍惜這段關係,僅僅因為自己的自私而無視了他們一直以來的父女之情。她到最後才發現,要原諒 Ellie 的不是 Abby,而只有Ellie 本身。

 

 

最後,Ellie 回到農家,Dina 已經離開了。Ellie 找到結他,但因為和 Abby 打鬥時斷了兩隻手指,已經有很多音彈不了了。

Joel,你教的我沒有忘記,但我已經彈不了了,就像我們的記憶也一樣在我的心中,但你也已經不在了。

Ellie 沒有把結他帶走或者收好,而只是放在窗口就自行離去,不過多時結他就會因為風化而毀滅。「如果我不再練結他,或許我就會忘記怎麼彈,我就會忘記你。在我的心中和你的回憶大概就會像結他一樣自然消失,那我才可以繼續新的人生,第二次尋找自我價值的機會。這次你不在了,但我也不再需要你在。」

 

 

原諒、長大、放下、救贖,因為這一段經歷,成就了一個新的 Ellie。

 

多謝你看到最後,雖然我已經預計你會反對我的意見或者解讀,但如果你覺得這一個角度也算合理的話歡迎給個讚。我和 SONY 或者 Naughty Dog 沒有任何關係,也不相信所有《The Last of Us Part 2》的正面評價都是買回來的,這個故事的確有自己的優點以及深度,而且完全可以理解,只是官方和遊戲本身缺了一點解說而已。

 

 

VJGamer 歡迎讀者投稿 – 如蒙投稿,請將文稿、筆名、作者簡介及聯絡電話,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Peter The Gamer

Peter The Gamer 人生如遊戲,我就係PETER,玩既係人生,唔會有個更好既名。 有時寫下評論,多數介紹下GAME。分享、批判遊戲。

追蹤

Facebook 更多文章